【短篇】【ガロ/クレイ】Fiesta

  聖派翠克節。加洛清楚記得這個節日的名稱,即便他實在是很不擅長背誦歷史課本上那些令人眼花撩亂的關鍵詞,自從古雷在前幾天一起吃晚餐時提到這個名詞後,他便把這個詞彙記得牢靠。
  普羅米波利斯在三十年前的世界大火後接受了不少移民,其中一部份人來自另一座隔著海的島國,落地扎根的同時也讓這個翠綠色的節日成為城市文化的一部份。往年這個節日通常只會舉辦占用一小條市郊街道的遊行,但今年為了慶祝該國與普羅米波利斯建交週年,遊行範圍改至佛塞特大樓正前方的主要大道。

  ——我那天必須為慶典致詞演說,接著去領事館出席晚宴。自己記得吃晚餐。
  那天晚上古雷一邊用餐刀切開白瓷盤裡的牛排,一邊對加洛如此囑咐,坐在他對面的加洛點了個頭,卻眼神游移地望著自己盤中那顆淋了沙拉醬的球芽甘藍,原本捲著義大利麵的右手也停了下來。
  在想什麼?被古雷這麼一問後他才總算回過神。沒什麼,加洛連忙搖頭,隨即朗聲問道——那天剛好是星期天,晚上可以叫披薩嗎?
  古雷遲疑了片刻,接著微微頷首,最後又補了一句:記得加點沙拉。

  時間來到星期天,加洛一邊啃著裝在塑膠杯裡的沙拉棒,一邊壓低淺綠色連帽外套的帽簷,在包圍自己的成片碧翠中緩步前進。彷若十字架的佛塞特大樓就聳立在前方不遠處,為了司政官久違的演說而試圖更靠近大樓前講台的民眾卻令這段路格外遙遠。這表示大家真的都很喜歡古雷吧,加洛只能這麼安慰自己,百無聊賴地又咬下一口胡蘿蔔棒。
  加洛慢條斯理地把整杯蔬菜棒啃光時,前進的隊伍終於在演說開始的十分鐘前完全停下,他距離講台還是很遠,大樓前的塑像此時看來甚至只有平日的三分之一高,帽簷下的藍色雙眼依然確切捕捉到了那片純白及一劃金黃。
  古雷的話聲透過裝設在高處的音響擴向整條幹道,音量大得足以撼搖肺腑。但加洛只是聽著,細細分辨那穩重厚實的話音和平日相比有何不同。

  加洛其實沒在公開場合聽過古雷演說。

  古雷並不特別喜歡演說類的行程,若真有非出席不可的場合,那通常也是發生在加洛還不能離開學校的時候。加洛會在午休時找出直播頻道或錄影存檔,一邊凝視小小的畫面裡受到閃光燈種種煩擾仍面不改色的古雷,一邊思考倘若自己就在現場,講台上的古雷看起來究竟會是什麼模樣。

  他今天終於知道答案了。講台上的古雷看起來既耀眼又可靠,但仍和他記憶裡的那名英雄不太相同。
  
  加洛有點難分辨確認這件事後心裡的感覺究竟是什麼。他沒有離開,只是繼續聽下去,腦中卻開始盤算返家後要等到古雷回來,親口告訴他自己很喜歡今天的演說。須臾後周遭如雷貫耳的掌聲響起,提醒他演說已經結束,加洛這才定睛注目向群眾揮手致意後退下講台的古雷。不知道是不是他的錯覺,古雷在完全走下階梯前似乎回頭了一下,接著便隱匿在無數圍上前的記者及攝影機材之中。

  演說結束後加洛沒有特別想去的地方,只是順著人潮的移動任憑自己漂流到某個不那麼擁擠的街口,他靠在牆邊稍事休息,拿出手機正打算聯絡朋友,問問他們是不是也來湊熱鬧了,突然彈出的訊息框卻令他的指頭懸在半空中。

  ——晚餐到這家餐廳去吃,已經預約好了。餐廳會叫計程車送你回去。

  確認那家餐廳的地址就在佛塞特大樓不遠處後,加洛背靠著牆整個人滑坐在地,沒拿手機的那隻手用力揪著自己的藍髮。

留言

秘密留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