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短篇】【ガロクレ】酒後斷片

  古雷從來就不喜歡讓加洛喝太多,因為那小鬼每次喝醉就只會傻呼呼地笑,接著提出各種會讓人本能性感覺到拒絕只會帶來更多麻煩的纏人要求,譬如——

  「古雷,今天晚上陪我一起睡嘛~」
  被當年的同窗送回來的加洛全身上下的衣服脱得七零八落,從四角褲下伸出的雙腳纏在古雷腰間,兩隻微微發紅的手勾著他青筋狂跳的脖子,在古雷塞了衛生紙充當耳塞的耳際呼出柔軟又帶有一股奇妙彈性的溫熱氣息。
  深知和這時的加洛溝通沒有半點意義,古雷貫徹他在面對這種狀況時的最高原則:無視加洛直到他自己主動退讓。雖然知道只要這麼做就能解決大部分的問題,但發現自己已經在第兩百二十頁停留了足足五分鐘後,古雷還是能切實感覺到自己的耐性正在以驚人的速度銳減。再給他五分鐘,要是這白癡到那時候還想繼續耍賴,他就要——

  呣。整個下巴頂在古雷左肩的加洛發出一聲不滿的咕噥,從他鼻下溢出的呼氣掠過古雷的耳垂,那股教人頭皮發麻的癢意令古雷差點就要用力闔上書本,賞那顆藍色的腦袋一記毫不留情的手刀,但就在他正要付諸行動的0.5秒前,加洛整張臉埋進古雷的肩頸之間,因此悶成一團的聲音軟綿的就像快睡著的七歲小孩。
  ——那陪我上床就好了,拜託嘛。

  古雷倏地站起,加洛也因此發出「哇」的一聲,整個人向後陷進沙發。他一邊揉著爛醉狀態下對於任何衝擊都十分敏感的後腦勺,一邊愣愣地看著古雷把夾上書籤的精裝書扔在客廳茶几上,接著逕自走到加洛的房門前,用帶著滿滿不耐煩的凶險紅瞳瞪著加洛。

  「早就過小鬼該上床的時間了,還不快進來?」
  加洛呆了半晌,運轉速度因酒精而遲緩的腦袋才終於理解古雷的意思。原本迷茫的表情瞬間換上燦爛又滿足的笑,高舉雙手擺出全無幹勁的萬歲姿勢,踏著搖搖晃晃的虛浮步伐走進自己的臥室。


  有意等加洛一睡著就回到客廳把那本書讀完,古雷先等加洛爬上床,再揮揮手要他滾到牆邊,好不容易才在單人床上得到一個不至於掉下去的狹窄空間。
  加洛大方地分了半個枕頭給古雷,懶得討價還價的他也沒有太多選擇,只能扁著嘴,在稍微一動就能碰到彼此鼻尖的距離下讓加洛那張滿足到令人滿肚子火的癡傻笑容佔滿自己的視線。

  古雷。
  幹嘛?
  以前哄我睡覺時你都會摸我的頭。

  沾枕後開始帶有濃烈睡意的沙啞嗓音像是夢囈,古雷沉默片刻,接著困難地伸出原本壓在身下的右手,在那頭比平時更加凌亂的髮上搓了幾下。
  那股力道溫柔得讓加洛「嘿嘿」地笑了出來,同時心滿意足地闔上那對像是夜海般的眼。這下總沒事了吧,古雷才剛在心底舒了口氣,加洛發燙的手卻忽地撫上他的臉頰,隨後抬起下巴,在那冷涼的額上輕輕一啄。

  「我愛你。晚安。」

  似乎沒注意到對方瞬間的僵直,用無比清晰的嗓音說完這句話的加洛立刻傳出了深眠狀態下特有的平穩呼吸聲,被月光映出滿身無措的古雷只能把臉埋進自己的掌心,靜靜吐出無人能聽見的深沉嘆息。


  隔天早上加洛在客廳發現了整打的紅酒空瓶。就算是假日也不能喝成這樣啊——聽到明顯不受前夜酒精影響的加洛全然出於好意的輕微抱怨,古雷已經懶得再解釋或抖出些什麼,只是恨恨地配著水吞下兩顆阿斯匹靈。

留言

秘密留言